????火海之中毒热交加,?尧音气喘吁吁,总算在最后关头闯了出来,进入到一片看似正常的丛林。

????她拍了拍闷热的胸口,收起破音笛,刚想盘腿坐下,?修复灵力,却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拽住:“此地魔气过重,?不宜修行。”

????他声音沉淡无波:“我渡些灵力给你。”

????尧音不动声色抽出自己的手,?抬眼看了看四周,?魔域之内,?魔气盛行,?的确不适合运行仙法。

????“不必了,待过段时间,?灵力便会自行恢复。”

????洛华薄唇微抿:“尧尧,?我知道你……厌恶我,可魔域危险重重,没有灵力寸步难行。”

????尧音双手环胸,?打量着他略为愁淡的眉目:“尊上倒是有自知之明。”

????洛华额心蹙得更紧了,?连音色都染上丝丝哀凉:“尧尧……”

????“咳咳…”

????忽而一声轻咳自树后响起,?尧音漫不经心地转头,原本只是随意瞧瞧,?然而当看到树旁那袭青影时,?眼前陡然一亮:

????“青离?”能在这里看到他太过惊喜,?头一次忘了“神君”这种惯用的客套称呼,?竟下意识直呼其名。

????洛华默默注视着她的反应,心头一沉,深黑眸光顺着她的身影射向忽然出现的青离。

????“你怎么来了?”尧音快几步走向前,看得出此刻心情很是愉悦。

????青离并未回答她的问题,兀自垂首,目光一下落到她颊侧蜷曲的发梢上,看起来颇有些狼狈:

????“头发都烧焦了?”

????尧音面色一红,连忙伸手将蜷发撩至耳后,企图辩解:“不小心弄到的而已。”

????青离目色渐深,忽而抬袖,温热指腹轻擦过她耳尖,捏住那发丝稍加揉搓。

????尧音脸更红了,不自在地想别过脸,却听他绯唇中轻吐出两字:“别动。”

????尧音瞬时动作一僵,空气突然变得静谧,呼吸间似乎都能闻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清香,她悄悄抬眼,恰能瞄到他格外专注的神情。

????还未来得及细看,一道白光忽现,将他们分开些许,尧音退了几步,侧首便见洛华站在她身旁,冷若冰霜:“男女授受不亲,神君难道不知?”

????尧音眉头一皱,正想开口,却见那边青离已淡淡启唇:“本君自然是知晓的,方才只不过替她修复受损的发丝而已,倒是尊上,管得未免太多。”

????洛华面无表情:“神君是何心思,本尊一目了然,奉劝神君早些舍却,莫要痴心妄想。”

????青离眯眸:“我若偏要,你待如何。”

????尧音看了看洛华,又看了看青离,觉得两人对话甚是奇怪,洛华是知道青离什么秘密么,为何让他别痴心妄想?最神奇的是,青离还偏要!

????也没见青离对什么东西这么执着,以前于洛华亦是敬重有加,如今就这样明晃晃地对上,当真出乎意料。

????忽间,周边气流陡变,威压似乎无处不在,且愈发沉重,一些弱一点魔物纷纷现出原形,尚未停留半刻,便直直被压散四逸。

????尧音稳住身形:“你们在做什么。”魔域内斗法可不是好事儿。

????一瞬间气压骤敛,如流水般撤去,洛华转头看向她,神色稍缓:“此处距魔域之心尚有一段距离,你先做休整,待灵力恢复再上路。”

????*

????魔殿内,辛漾撑手躺在魔榻上半寐,迷迷糊糊间,她又梦到了以往的时光,那些师父教导她,耐心陪伴她的时光。

????不知不觉又泪流满面了,她爱师父,义无反顾,愿意为他付出所有,可师父为什么偏偏如此残忍的对她呢?但凡留有一丝余地,她也不会身入魔域。

????而最让她绝望的是,事到如今,她仍旧放不下师父,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无时无刻不在愤恨,师父如果也爱她该有多好……

????“小丫头,”妖娆的男声响起,流光踏入殿内:“来看看本君为你准备的礼物。”

????辛漾梦中惊起,见到流光,擦了擦小脸上的余泪,冷声道:“什么礼物。”

????流光打了个响指,只见殿中忽然出现一排白衣男子,其衣着发饰皆与师父一模一样,面容亦同师父有六七分相似,或是眉眼,或是鼻梁,或是薄唇。

????辛漾不由看呆了:“这,这……”

????流光邪邪一笑:“怎么样,小丫头,还满意吗?”

????“他,他们怎么会……”

????“怎么会和你师父如此相似对吗,”流光吹了吹妖红指甲:“本君搜罗各界,好不容易找到一些上佳的苗子,再加之我魔界的换容术,才做这般地步,小丫头,本君为了你,可谓煞费苦心。”

????辛漾不可置信望着眼前这些男子,红魔羽衣长拖及地,她一步步走近,像中了邪般缓缓抚上其中一人眸角,但很快,又触电般将手缩了回来,不,这些人不是师父,师父是清冷,圣洁,不染凡尘的,他们一脸唯唯诺诺,怎么配和师父相提并论?

????师父的姿容气韵,任谁也比不上!

????辛漾猛地看向流光:“你救我,又待我如上宾,到底有什么目的?”

????“问得好!”流光仰首肆笑:“小丫头,你不恨你师父么,你既爱他又恨他,却奈何不了他,既然如此,不如与我做个交易。”

????“你将灵魂赠予我,从此以后,你便冠上魔后尊荣,与魔族之王平起平坐,荣辱与共,世间再无人敢小瞧你,包括天上那些道貌岸然的神仙,包括尧音神女……”

????“其实所谓的神女大人又有什么了不起呢,你不也是女娲后裔么……”

????最后一句话直击辛漾痛处,是啊,她也是神族后裔,凭什么要承受这些,天上的神仙瞧不起她,师父也抛弃她,她受了那么多伤害,是该讨回来了……不能成神,她便成魔,师父若看到她位及魔后,又是什么表情呢?

????愤怒,失望,心痛……会心痛么?

????辛漾长睫微闪,原本清纯无邪的杏眸因魔化而异常妖媚,她眨了眨眼,真想看看啊,师父是否会为她动容……

????*

????尧音休整好后,三人继续在丛林中前行,魔域之心说近也近,说远也远,全看怎么走。

????洛华仿佛来过此地,轻车熟路,引着他们稳稳向前。

????尧音突然想起来了,前世辛漾入魔后,他们师徒僵持数载,其间他应当没少闯入魔域找徒弟。

????“这丛林处处透着诡异,还是用阴阳盘较为妥当。”青离止步停下。

????阴阳盘是他前不久炼造出的指路法宝,无论多迷幻的地方,必能指出一条生路。

????洛华微微偏首:“不必。”

????青离扬眉:“尊上如此自信?”

????洛华敛眼,他前世一直对辛漾抱有一丝希望,盼着能将她引回正途,故而孤身单闯过几次。

????一般而言,若非魔族,在魔域中存活极为不易,不仅是因为此地对仙术的抑制,更因为魔域诡谲的地形,令一不小心便会深陷其中,即使魔物一时半会儿奈何不了,可时间久了之后,魔气就开始慢慢消耗灵力,直至将整个仙体吞蚀。

????尧音望着同时停步的两人,往青离身边靠近一点,轻声道:“跟着他走吧,尊上神法无边,说不定早已探清前路。”

????青离笑得似是而非:“所以你的意思是,本君无法探清前路?”

????尧音:“……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尧音一时语塞,时光回溯不能对人提起,否则会遭天道反噬,她该怎么解释洛华早已摸清魔域?

????青离淡淡瞥过她一眼,甩袖兀自往前。

????尧音只觉面前人影一空,反应过来后连忙转身追上:“神君,等等我,不然你还是把阴阳盘拿出来瞧瞧吧……”

????“不必了,我等跟着尊上即可。”

????“有备无患嘛……”

????听着她玩笑般的话语,洛华修眉越蹙越紧,他突然发现,尧尧对那个人太不一样了,即便以前面对他时,她也不曾如此……鲜活。

????他猛地挥袖,挡去欲侵袭而来的魔物,黑气环绕下,他容颜却如纸般苍白。

????抬目望向不远处一前一后的两人,飞身追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