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云歌跟着运送木炭的车队,回到京城。

????离京的时候,还是炎热的盛夏。

????回到京城,已是刮着西北风的寒冬。

????数月未见母亲,甚是想念。

????燕云歌扑进母亲萧氏的怀里,撒娇。身高已经稳稳超越一截。

????萧氏哭笑不得,“都已经是大姑娘,怎么还像小孩子似的撒娇。当心叫人笑话。”

????燕云歌从不在意旁人的看法,“让他们笑话去。那些人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萧氏笑起来,伸手在她额头上戳了下,“站好,让我好生看看你。几个月时间,又长高了一截,人没晒黑,可喜可贺。”

????燕云歌笑道:“我知道一白遮百丑的道理,谨记母亲教诲,不敢晒黑。出门的时候,不管有没有太阳,都戴着兜帽,全身上下遮得严严实实。”

????萧氏捏捏她的脸颊,“肌肤一如既往的嫩,看来不在京城的日子你有好好照顾自己。你派人送来的稻米,木耳,青菜,都收到了,味道很好。难得你心思巧妙,能想出办法在寒冷的冬天,也能吃上青菜。”

????“母亲喜欢吗?”

????“当然喜欢!”

????“母亲吃的是第一批,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品种。今年是第一年,有很多不足之处,等到明年总结经验肯定会更好。”

????萧氏看着燕云歌骄傲的模样,与有荣焉,“你很不错!你送回来来的木耳青菜,我已经安排人,送了一筐到少府。宫里的两位,能不能吃到新鲜的饭菜,我们管不了。该我们做的都已经做了,不用担心被人指摘。”

????燕云歌笑道:“还是母亲想得周到。回来的路上,女儿还在想,我在京城卖青菜,大冬天多稀罕啊。要不要给宫里送去一份。若是不送,皇帝和皇后知道了,说不定会记恨我,给我小鞋穿。

????没想到母亲已经替女儿考虑好了一切。木耳青菜都已经送给了少府,一文钱没要,就算皇帝没吃上心头记恨,也只能追究少府的责任,同女儿没关系。”

????萧氏却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光是送菜到少府,还不够。你主动联络成阳公主府,这一步做得很对。成阳公主毕竟是皇帝的亲妹妹,她若是稀罕你的木耳青菜,宫里要是追究起来,定会替你说话。

????只是,成阳公主最多能保你一年。等到明年,京城各大世家豪族的田庄,肯定会效仿你在富贵山庄的做法,建暖棚种菜蔬。说不定还会挖你的墙角,将你手底下熟练的工匠挖走。这么说起来,你真正能赚钱的机会,也就是今明两年。”

????形势严峻啊!

????不用母亲提醒,燕云歌也清楚后续可能发生的情况。

????两文钱一碗的杂碎汤,都有人抢着效仿做这门生意,更何况是价格高昂的反季节蔬菜。

????等到明年,京城外各大田庄,都将修建起规模不等的暖棚。

????不要小看这个时代匠人们的聪明才智。

????只要东家给足银钱,匠人们靠着模仿,也能建成合格的暖棚。

????之前没有,只是因为没人往暖棚方向去想。

????现在有了方向,匠人们变着花样,超越富贵山庄的暖棚,不在话下。

????毕竟权贵世家的匠人,比燕云歌从流民里面招募的匠人强多了。

????对此,燕云歌早有打算。

????她并不介意别人效仿,她只需保持自己领先的优势足矣。

????她说道:“能靠菜蔬赚取两年的钱,够了!大不了,把价格降下来,做平价买卖。”

????萧氏很满意,“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之前,还担心你钻牛角尖。”

????燕云歌得意一笑,“女儿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区区一点小事,岂会钻牛角尖。趁着现在有钱赚,女儿得多赚点钱才行。”

????萧氏闻言,忍不住笑起来,“莫非你真要逮着成阳公主薅羊毛?”

????燕云歌理直气壮地说道:“成阳公主喜奢华享受,她的钱好赚,先赚她一波,再考虑其他人。”

????在这之前,富贵山庄已经同成阳公主府做成了一笔生意,卖的是木耳。

????山上的木耳,收获后晒干,不到两百斤。

????早早地派人给成阳公主府送了木耳样品试吃。

????成阳公主试吃后,很满意,直接发话有多少要多少,全包圆了。

????燕云歌当然不肯把所有木耳都卖给成阳公主府。

????留了五十斤自己家里人吃,又匀出十斤送给少府,剩下的都卖给成阳公主府。

????燕云歌定了一个合理的价钱,她指望着以后还能薅成阳公主的羊毛,不能漫天要价,搞一锤子买卖。

????最后,她定了一个不便宜,但也不算太贵的价钱。

????一斤三贯钱。

????一百多斤木耳,卖了几百贯钱。

????成本?

????一点人工成本,一点材料费,种子最值钱。

????零零碎碎加起来,成本不会超过五十贯钱。

????五十贯钱,卖出几百贯,几倍的利润,绝对属于暴利。

????只能说,这年月,没有通胀,钱经用。

????市井小民一家数口,正常吃吃喝喝,没有衣衫读书生病不在外面打牙祭等等额外开销,一个月几百文足矣。

????若是省一省,一天吃两餐,只吃粗粮,一家三五口,一个月百来文钱也能撑下去。

????这是城市小民的生活开销。

????换做乡农,没有额外开销,一个月怕是花不了十文钱。

????钱经用,钱值钱。

????三贯钱一斤的木耳,在市井小民眼里绝对是天价。

????但是对于点燃了钞能力的成阳公主,别说三贯钱,十贯钱她也买。

????为了享受,区区一点钱财算得了什么。

????这回的暖棚青菜,燕云歌也盯上了成阳公主府。

????相信,很快就有订单下来。

????果不其然,第二天,成阳公主府内侍胡公公亲自上门,找燕云歌聊一聊冬天蔬菜供应问题。

????双方气氛热烈,你来我往,很是和谐。

????“四姑娘的田庄,不知有几个品种的菜蔬?光是青菜,我家殿下可能不太满意。”

????“胡公公放心,富贵山庄秉着菜篮子精神,冬天菜蔬至少有五个品种。”

????“哦?”胡公公打起精神,“多久供应一次货?三天一次,可行?价钱好商量。”

????成阳公主的钞能力岂是玩笑。

????钱不钱的,无所谓。

????关键是要品种丰富,味道好,稀罕。

????大冬天,一眼看去,整个大地枯黄一片。

????偏偏就成阳公主府的餐桌上出现了一片嫩绿,说出去多有面子,多有气派。

????燕云歌缓缓摇头,三天供一次货,开什么玩笑。

????她又不会魔法,没办法让种子今天种下去,明天就生根发芽。

????菜蔬长得快,也得有生长周期啊。

????而且,其他品种的菜蔬,前几天才下种子。最快也要一个半月后才有得吃。

????目前只有青菜。

????但是,燕云歌不能说实话。

????否则岂不是显得富贵山庄穷抠,没实力。

????转眼就被成阳公主府的钞能力秒杀。

????燕云歌沉吟片刻,“胡公公吃的盐比我吃的饭都多,肯定清楚冬天种菜蔬,那是极难极难的。否则,过去那么多年,怎么不见有人种出来。

????不瞒你说,光是种子,山庄就消耗了几十斤上百斤,才得了一点青菜。其他品种的菜蔬,那是当眼珠子一样宝贝伺候,到现在还是绿叶子,暂时没法入菜。

????所以,供货日期,实在是无法确定。种庄稼的事情,尤其是冬天种庄稼,人说了不算,全都得看老天爷。为难之处,还请胡公公见谅。”

????胡公公闻言,挑眉。

????啧!

????不再是小哑巴的燕云歌,特么的真能说。

????好些年没开口说话,猛地能开口说话了,得花点时间适应适应啊!

????哪能一上来就是噼里啪啦,将人忽悠瘸。

????胡公公捏捏下巴,可惜没有胡须,不能学老夫子捋着胡须故作深沉。

????真乃一件憾事。

????他开口说道:“燕四姑娘可别骗咱家,咱家人老了,眼睛还没花。富贵山庄的实力,别人不清楚,咱家还是知道一二。以燕四姑娘的做事风格,不做则已,一旦开始做那肯定乌泱泱的一大片人,区区一点菜蔬,肯定难不住你。你啊,就别和咱家卖关子,什么价你随便开。无论你开什么价我只还两成。但是你要保证三天供一次货。”

????燕云歌含笑摇头,她喜欢和钞能力出众的人做生意。

????但是她也不能凭空变出菜蔬。

????她只能遗憾拒绝,“多谢胡公公如此看得起我,三天供一次货,确实不能保证。种菜也要花时间,花人工静心伺候,这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而是好几个月的功夫。这样吧,五天一次,只供青菜。等到山庄那边有了新货,我再调整时间。”

????五天,还只有青菜?

????胡公公连连摇头,“不瞒燕四姑娘,今儿咱家要是不拿点新鲜东西回去,公主殿下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出门的时候,咱家可是在公主殿下面前立了军令状,今儿无论如何,还请燕四姑娘帮帮忙。”

????燕云歌挑眉一笑,“要不胡公公买一点木炭回去,我记得我母亲那里还剩了点白木耳。”

????一听白木耳,胡公公眼睛发亮,“果真是白木耳。”

????“千真万确,不敢欺瞒胡公公。不过只剩下一斤左右……”

????“一斤就一斤,咱家全要。青菜来个十筐八筐。你刚说的木炭,先来个五千斤……不,来一万斤。”

????土豪啊!

????燕云歌喜笑颜开。

????成阳公主这只羊,她是薅定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