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崇清顿住了脚步,回身不解地问道:“顾统领,还有什么事吗?”

????顾长庚往前走了两步,眼帘微垂,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具尸体的左臂,垂在身体一侧的手无意识的紧握成拳头。

????江崇清疑惑不已,见顾长庚不答,又问了一句,“顾统领,你是还有什么事吗?”

????顾长庚压下翻涌的情绪,道:“无事,不过想问问江大人这具尸体送到哪里?可要在下帮忙?”

????江崇清微微一笑,“这尸体带回刑部的牢房放着,就不必麻烦了顾统领,本官怎敢让堂堂御林军左统领来扛尸体。”

????“江大人客气了,日后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在下能帮上忙的,都会帮的。”

????“那先多谢顾统领了。”

????两人寒暄了几句,江崇清带着人走了,顾长庚站于原地,面上的神情一点点的冷下来。

????方才没有看错,那具尸体左臂上有一块刺青,是圆形像太阳的图案,这个刺青与血洗将军府,还有两年前在街上刺杀他的人身上刺青一模一样!

????那些神秘人会和二皇子秦子衍有关吗?

????顾长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如今他需要的是打听清楚此人的身份。

????顾长庚收回冰冷的目光,转身走了。

????……

????永和宫。

????秦子灏将皇帝交代他的事与淑贵妃简单说了些。

????“母妃,儿臣要率领兵马前往剿匪,可能得有些日子不在宫中,您要多注意些身子。”

????淑贵妃温婉一笑,“子灏放心吧,母妃自己会照顾好自己,倒是你,剿匪时要小心,知道了吗?”

????“是,母妃。”

????淑贵妃点点头,“时候也不早了,你明日便要出发前往剿匪,早些回王府好好歇着吧。”

????“是,儿臣告退。”

????秦子灏出了永和宫,淑贵妃屏退了一众丫鬟太监,大门合上,一身玄色长袍的林琅天从屏风后走出来。

????淑贵妃一见他,妩媚一笑,道:“林朗,方才你可听见子灏的话,皇上将秦子衍禁足与皇子府,还特意派了子灏前去剿匪,处理慕容景遇刺一事。”

????“嗯,听闻了。”

????林琅天行至桌前坐下,接过淑贵妃递给他的茶杯,浅抿一口,勾了勾唇角,道:“二殿下知道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也没办法,他拿不出丝毫证据,谁能想到,跟了他好几年,忠心耿耿的亲信,是我们的人。”

????“林朗这招借刀杀人用的真好,不过……皇上仅仅是将秦子衍禁足,等这件事风头过了,怕是秦子衍又会恢复成受宠的二皇子。”

????林琅天抚了抚淑贵妃的肩头,安慰道:“短时间皇上不会解除二殿下的禁足,而这段时间,我们需要做的,便是在六部内安插我们的人手,将二殿下的人剔除,即使二殿下禁足解除,也元气大伤了。”

????淑贵妃依靠在林琅天胸膛,笑容妩媚,“林朗想的真是周全……”

????……

????夜里。

????顾长庚一身夜行衣,避开了巡逻的御林军士兵,纵身一跃出了皇宫,径直的前往刑部的牢房。

????站在屋顶上,牢房里前看守的侍卫不多,顾长庚四处看看,朝一处无人看管的牢房跃去。

????暂时摆放尸体的牢房并不会有人看守,因此顾长庚轻而易举的进去了。

????牢房中摆着将近三十具尸体,顾长庚点燃了蜡烛,找到了今早他在宫中见到的那具尸体,跟他摆放在一起的,应该是与他一同刺杀慕容景的人。

????顾长庚将那些尸体的衣袖都拉起来,细细的查看一遍,结果出乎意料,除了秦子衍那个亲信手上有刺青,其他人一概都没有。

????他眉头紧蹙,陷入了沉思。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顾长庚立刻将手中的蜡烛吹灭,蹲下,将自己藏了起来。

????牢房的门被推开,牢房里再次亮起微弱的烛光,一个侍卫小声嘀咕道:“方才好像看到这里有光亮着的……”

????另一个侍卫不耐烦地道:“就你疑神疑鬼,这里放着的都是死人,能有什么光,好了,赶紧走吧……大晚上的,不嫌晦气啊……”

????两名侍卫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顾长庚站起身,这次没有再逗留,身影一闪,出去后,直接离开了刑部大牢回了宫中。

????将门合上,顾长庚在桌前坐下,他并未点蜡烛,黑暗中,他沉思了起来。

????他白日里打听过,此人是秦子衍的亲信,跟随秦子衍多年,因此皇帝才认定此次刺杀慕容景是秦子衍做的,若当真如此,那些杀害他父亲和血洗将军府的神秘人,是否和秦子衍脱不了干系?

????那前太子密谋造反,是否和秦子衍为了皇位之争有关?

????那姜云霆呢?他与秦子衍之间是否存在什么关系?

????还有为何秦子衍的派人刺杀慕容景的人中,只有一个亲信身上有这个刺青图案?

????顾长庚心中的疑惑如同春雨后的竹笋,接二连三的冒出来,却百思不得其解。

????……

????丞相府,柳园。

????林清浅躺在床榻上,辗转难眠,手揉着肚子,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怎么肚子不舒服?是今日回来时和映雪在街上吃了几串糖葫芦……吃坏肚子了?”

????口有点渴,林清浅也没想喊春夏秋冬,就自己起来倒水。

????才提起茶壶,便听闻窗外有什么东西落下,林清浅心咯噔了一下,不会是丞相府进贼了吧?

????林清浅正想要不要开口喊人,窗被敲了敲,外面有人压低嗓音试探的喊道:“清浅小姐,清浅小姐……”

????林清浅心想:这人还知道她名字,认识她?那为何要三更半夜前来?她要不要回应?万一来者不善呢?

????想着想着,林清浅忽地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听过……

????对了!挑花村!是寒夜的声音!

????林清浅立刻推开窗,果不其然,外面站着的是一身黑色劲装的寒夜,她吃惊地道:“寒夜,你怎么会来丞相府?还是半夜的时候,可是风爷爷出什么事了?”

????寒夜道:“阁主他很好,不过他命我来替他带几句话前来给你。”

????“什么话?”话音一落,林清浅又道:“你进来再说吧,你这样站在院子外,小心待会被人发现了。”

????寒夜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翻窗而入,林清浅点燃了蜡烛,给寒夜倒了杯水,迫不及待地问道:“风爷爷要你带什么话给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