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烟波致爽殿,姚佳欣便软趴在了床榻上。

????这会子她悔得肠子都青了!

????做人干嘛那么实在!

????就不能编点瞎话糊弄一下四爷陛下吗?

????怎么就嘴巴一秃噜,什么都说了?

????哦不,她是三百年后人,这点还没秃噜出来。

????但她这穿越人士的马甲已经扒下来九成了。

????唉,也不晓得四爷陛下能不能接受她这个孤魂野鬼。

????她倒是有一点自信,起码四爷陛下不会让人把她给烧了。

????但四爷陛下还能接受跟一个鸠占鹊巢的孤魂野鬼同床共枕吗?

????“唉……”姚佳欣唉声叹气,脑袋深深埋进了柔软的鹅羽妆缎枕中,宛若一只鸵鸟。

????算了,反正都秃噜出来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松风万壑殿。

????胤禛手里仍然攥着那几颗模样古怪的药丸,等他回过神儿来时候,恬儿已经走了。

????胤禛心中无味杂陈,他的恬儿不是姚佳氏?是个孤魂野鬼?占了姚佳氏躯壳?

????怎么会这样?

????朕一直以为,恬儿跟朕一样,朕一直以为,恬儿两世为人,都是深深爱慕着朕,所以才得上天眷顾,与朕再续前缘。

????不成想,竟是两个人。

????对于昔年潜邸中的侍妾姚佳氏,胤禛早就没什么印象了。若非是个满人,胤禛只怕连姚佳氏格格是哪年病故都不记得了。

????是了,恬儿也从未承认过那些,一切都是朕误会了吗?

????胤禛心里有些郁郁,低头看着那几颗花花绿绿的药丸,一时心情更加复杂了。

????既然如此,恬儿为何又要告诉朕这些?让朕一直误会下去不就是了?

????说出这些,只会让朕心生芥蒂?

????恬儿……是不想欺骗朕,所以才坦言相告这些匪夷所思之事?

????胤禛长长叹了口气,捏起药丸,一颗颗吞咽了下去。

????哦,对了,恬儿还是没告诉朕这药丸是从哪儿来的!

????胤禛脸色忽的一黑,不由咬牙切齿,恬儿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这么多秘密,居然瞒了朕这么多年!!

????胤禛咬牙切齿,方才话没说完,居然就跑了!

????明明说好了要告诉朕的!

????结果只说了这些而已,什么芥子空间、孤魂野鬼的!

????胤禛磨牙霍霍,可恶!太可恶了!跟朕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居然肚子里藏了这么多秘密!若不是有这番际遇,若不是朕逼问,只怕还不知要瞒到何时呢!

????朕为了恬儿,可是舍弃了三宫六院!

????这个女人,居然都不对朕坦诚相待!

????想到此处,胤禛气得鼻孔冒烟,但架不住药效的副作用袭来,困得他眼皮打架。

????胤禛想,朕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如果她主动来坦诚剩余的秘密,朕就……考虑一下……稍微原谅她一点点。

????这么想着,胤禛陷入了深沉的梦乡。

????烟波致爽殿,姚佳欣翻来覆去想的是四爷陛下会不会再也不理她。

????松风万壑殿,胤禛咬牙切齿等着某人过来坦诚、认错。

????这一等就是七八日光景。

????姚佳欣觉得在行宫的这几天,过得有点浑浑噩噩,弘小旭和弘小昼倒是有每日过来请安,顺便告诉她四爷陛下的病情。

????烧热没有复发,喉咙也恢复了,咳嗽声也渐渐少了。

????四爷陛下在快速痊愈中。

????姚佳欣虽然抑郁,但也总算能放心些。

????“病好了就好。”姚佳欣没精打采点了点头。

????弘小旭有些担心地道:“额娘,您这几日是怎么了?也不去给汗阿玛侍疾。您、您该不会是病了吧?”

????“啊?”姚佳欣一愣,“我没病啊。”

????弘小旭走进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这才松了口气,“没发烧,不过您的气色实在不太好,要不还是传太医过来瞧瞧吧。”

????姚佳欣忙摆手,“别小题大做。对了,你汗阿玛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銮?”

????天儿渐渐冷了,她倒是有些想念在京中的弘小星和弘小昴了。

????弘小旭嘟囔道:“汗阿玛虽然病好了,但瞧着似乎心情愈发糟糕,儿子每日去请安,也不敢多嘴。”

????姚佳欣叹了口气,知道她是孤魂野鬼,四爷陛下当然会生气。

????姚佳欣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也不知道你八弟九弟如何了。”

????弘小旭道:“儿子也很想念八弟九弟,要不额娘您去问问汗阿玛,到底什么时候回北京啊?”

????姚佳欣苦笑,“这个时候,我也不敢去触他的霉头,还是等他消了气再说吧。”

????这种时候,她跟四爷陛下彼此都需要冷静一下。

????弘小旭闷闷“哦”了一声,明明汗阿玛病愈是一件好事,怎么汗阿玛和额娘之间好像吵架了?闹了很大的矛盾?

????看着自己额娘那晦暗的脸色,弘小旭提出建议:“额娘您这几日气色不佳,不如去温泉殿泡泡澡,兴许会好些。”

????泡温泉啊……

????姚佳欣感叹了一声,“改日吧。”——整天闲得无聊,她都快长毛了,泡泡温泉似乎不错。

????弘小旭跪了安,便去行宫校场练习骑射了。

????姚佳欣百无聊赖便又补了个回笼觉,醒来后底下人禀报说,琅贵人来请安了。

????这几日琅贵人倒是每天都来,陪她说说话,倒也稍微能缓解一下心头的郁结。

????琅贵人细步走了进来,见宫女正在服侍皇后梳妆,便主动上前道:“婢妾也会梳简单的小两把头,娘娘若是不嫌弃,就让婢妾来服侍吧。”

????姚佳欣一脸惊讶:“你还会梳两把头?”

????琅贵人笑着说:“婢妾也是做了嫔妃之后,才慢慢学会的,手艺粗糙得很。”说着,琅贵人已经从福娘手中接过了那把温润如玉的象牙梳子。

????象牙梳的的齿细密,一下下,轻重合宜地刮在头皮上,甚是舒服。

????姚佳欣不禁眯起了眼睛。

????琅贵人梳头有些慢,但却格外认真,一边梳着,一边道:“婢妾听说,皇上龙体已经痊愈了,翻到是娘娘这几日凤体似乎有些不适,皇上为何没有看来看望娘娘?”

????姚佳欣苦笑了笑,“不妨事。”

????琅贵人不禁为皇后觉得不平,前些日子皇上病重,皇后衣不解带服侍着,皇上病情见好,怎的却不理皇后娘娘了?

????琅贵人低声咕哝道:“这行宫里可有不少模样可人的宫女,皇上该不会是被谁给勾了魂儿去吧!”

????姚佳欣忍不住发笑,她笑着看着琅贵人如花似玉的脸蛋,“有你在,皇上那里瞧得上那些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琅贵人嗔了姚佳欣一眼,“娘娘又打趣婢妾了!婢妾哪有那些娇滴滴的小美人好?”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