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真没有去碰老爷子的遗体,也没有对着计算机的显示器继续多看,下到三楼。

隔着沉睡舱体的窗子,能看见卢天民在睡梦中磨着牙,好像焦虑的样子。

她替他掀开舱盖,在舱门口找到一个sos应急开关……心想老爷子就是对亲儿子更好一些啊!卢天民的游戏舱里有这个按钮,我那边就没有。

这个标示着紧急逃生符号的揿钮,很像大厦里或者火车上装备消防斧、灭火器的那种红色箱子,绘着一个黄色底子红色〇和斜线的禁止标记。

因为揿钮是装在舱体内,所以是给舱里的人使用的意思。大概是卢天民在游戏和发梦进程中,倘若感觉不适,可以揿下这个按钮紧急出逃。

细想二楼那边她自己刚刚不久前爬出来的那只,内部是没有这个揿钮的。

一边是觉得老爷子办事儿不公平啊!一边心中微微疑惑:我当时很随易的醒来,自己毫无阻滞地爬了出来,似乎也来得太过轻松……难道是有人放我出来的?这是做了好事不留名的红领巾东北银活雷锋?或者又是什么藏着暗中的阴谋家,针对老爷子弄的手脚?

算了!多想也是无益!反正老爷子不算什么太坏的恶棍,他倒是好意。只不过,缺失了节操底线恣意践踏他人生命和自由权力的旧派大家长思维,真心是要不得的,老爷子死了也是活该不值得同情的。

还是先放天民出来吧。

于是替他揿下了那个红色逃生揿钮……

游戏舱里各种指示灯一时全都亮了起来,黄的绿的五颜六色,灯光闪烁,led液晶数字在舱壁的数字监测屏幕上一串串地闪过……再然后卢天民悠然醒转。

开口就说:“终于找到你啦!你是一直在第四层等着我吗?”

林真心里花了一秒钟来感动,感受天民热心追踪而来帮她和想要救她的那份情意,第二秒钟就改了主意:心机深处胸有韬略的卢总裁这是在测试我的反应吧?

就目前已知的情况看起来。他此刻应该是没有判明所谓第四层的对象究竟是谁,是敌是友尚未分明,是林真还是林真的复件在等他。他也是存疑的……刚才林真是从服务器后台,站在掌控者卢老爷子的身边。从gm视角俯瞰了卢天民游戏里经过的全部脚本大纲。她当然知道此刻卢天民还把一切都当作真呢!

“我是生化人复件!是假货!我是奉命来坑你的!”林真笑着调戏这个前世的总裁老公。

卢天民完全没有惊讶和错愕,直接了当地伸手出来想要抱她:“别开玩笑了!第三层出了大事!我们没有时间开玩笑,连温存的时间都没有。快告诉我你是怎么从第四层投射和控制第三层的?”

林真心想,总裁先忙工作,这倒也是对的,也就不再逗他,牵着他的手,引他从游戏舱里走出来。就像幼稚园阿姨手里牵着个大孩子,一边往楼上的方向走去,一边说:“好!我这就带你去看,这控制是怎么完成的,保证你一看之后,就啥都明白了!”

心里悄悄腹诽鄙视卢天民的智商掉了一地:那个大个游戏舱,整个第四层实验室,你是瞎了么看见吗?痴儿还不省悟!

却又在心里替他开解:刚从那样大的一场大梦之中醒来,一时弄不清状况也是对的!更何况天民是个稳重和迟疑的性格,就像他在梅里雪山因为全局观和不果断害了大家一样。此刻天民大概是已经猜到了真相,只是老毛病发作,还在左顾右盼全面平衡。一时做不出鲁莽的判定来吧。

心里这么想着,嘴上也就这么直说出来:

“卢总!梅里雪山你是为什么做错事情的,你都忘了吗?”

卢天民愕然止步,脚下似乎千斤沉坠,再也拔不动脚。

林真也无意伤他的心,立即转过头,脸对着脸,面对面冲他笑道:“丢开你那总裁四平八稳慢悠悠的毛病吧!痛快快的,在第一时间把你的感受和直觉冲动说出来!不要有半点犹豫!这样才能改掉你那老毛病。”

当初她也曾这样调_教过李锐的。犹豫就会挨打。必须果断把真话说出来。

心里想起李锐,又想起大人。牵着卢天民手的那只手,就不自觉地紧了紧。另一只手举起来,作势想要抽他。可是他183,她163,完全有点蚍蜉想撼大树的样子,这一巴掌就打不下去……或者说,打不上去,感觉够不着。

卢天民的手心里即刻传来了叫她一辈子感觉最温暖最柔和的那种包容关心触感……

卢天民单膝跪了下来,缩小两个人高度的差距,让她能够轻易打得着他的脸,小声道:“你就喜欢欺负老实男人!你是正版!我帮你认证了!”

然后又道:“赶紧!别磨叽!再墨迹会被员工们看到的!”

林真当然舍不得再打他,她轻抚他的脸颊,温和地俯视着他的眼,说道:“哄你的!我们其实还在第三层。第四层就在楼梯上面,你赶紧去看吧!病毒好像正在发作,很快会吞噬全部的数据,再不赶紧,就看不到真相了!”

天民却赖在地下不起来,拉着她手,贴在他脸颊上,笑道:“我不着急去看,我就想跟你多说说话。”

“哼!哼哼!”林真现在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的语气,还是卢燕柔曾经的,她嘲笑他:“你是不敢看吧!怕看见了……”

“嘘!”卢天民微笑:“别说出来!不用说出来……反正我都会爱你!不论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或是第四、第五、第无数层,我爱的只是你!”

林真就在想:他的舱体里既然有自主逃出的开关,他应该是多次溜出来过,他应该是早就知道了她妄想跟廖凡一夜八次那档子破事儿了吧?

脸一红再也说不出话。这两具身体都是年轻的,都活在真实世界的。他们还来得及重新开始,再做夫妻,好好过完这一世。

“那么……”女人终归是女人,林真依旧是不放心怀疑道:“陈慧仪呢?你丢的开慧仪吗?”

……

(全剧终)

。(未完待续)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